加强党的理论建设

2005-06-20

来源: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党委组织部 
 撰稿:

     

(注)这是江泽民同志在全国党建理论讨论会上的讲话要点。

     理论问题,不管是自然科学理论,还是社会科学理论,都很重要。从自然科学来讲,比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是一个很大的突破,使20世纪的原子能科学以及微电子科学,发生了一场革命,从而极大地推动了生产的发展。从社会科学来讲,马克思主义在19世纪中叶产生以来,在工人运动中得到广泛传播。19世纪末20世纪初,马克思主义发展到列宁主义阶段。列宁根据资本主义发展不平衡的规律,得出社会主义革命有可能首先在几个或单独一个国家胜利的结论。他领导的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使社会主义变成活生生的现实,开辟了人类历史新纪元。所以,无论是自然科学的发展,还是社会科学的发展,一旦形成新的理论,就会直接或间接地对实践产生巨大的作用。
   
     这次讨论会,专门研究党的建设理论。加强党的理论建设,是当前国际形势、国内形势的迫切需要。为了加深对理论重要性的认识,这里,我想重温一下革命导师对于党的理论建设的一些重要教导。
   
     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指出:"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恩格斯在《卡尔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批判〉》一文中讲过:"我们党有个很大的优点,就是有一个新的科学的世界观作为理论的基础"。列宁说,没有理论,党就会失去生存的权利,而且不可避免地迟早注定要在政治上遭到破产。列宁在《怎么办?》这部著作中还说过:"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会有革命的运动。在醉心于最狭隘的实际活动的偏向同时髦的机会主义说教结合在一起的情况下,必须始终坚持这种思想"毛泽东同志讲:"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他在《论联合政府》中指出:"我们的党从它一开始,就是一个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为基础的党,这是因为这个主义是全世界无产阶级的最正确最革命的科学思想的结晶。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一经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就使中国革命的面目为之一新"。在《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一文中他还指出:"指导一个伟大的革命运动的政党,如果没有革命理论,没有历史知识,没有对于实际运动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在担负主要领导责任的观点上说,如果我们党有一百个至二百个系统地而不是零碎地、实际地而不是空洞地学会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同志,就会大大地提高我们党的战斗力量"。
   
     不认真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我们就会在错综复杂的形势中迷失方向,失去判断是非的能力,解除思想武装,就要犯极大的错误。马克思主义理论不是教条,而是行动的指南。我引用革命导师的这些论述,是想说明理论的重要性,说明学习、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目的是为了应用,用于认识中国的具体实际,用于把握中国社会发展的规律,用于指导我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
   
     让我们再简要地自顾一下历史。
   
     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前,工人运动处于自发状态,还没有形成争取自己根本利益并同资产阶级相对抗的独立的政治力量。马克思、恩格斯为创立马克思主义进行了毕生的努力。自从马克思主义产生以后,工人阶级从自在的阶级变成了自为的阶级,工人运动蓬勃发展起来。工人运动不能自发地产生马克思主义,没有投身于工人运动并和工人群众紧密结合的知识分子把工人运动的经验概括起来,总结起来,形成科学理论,工人阶级不可能由自在的阶级变为自为的阶级。
   
     19世纪末,国际工人运动内部机会主义思潮泛滥,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政党纷纷蜕变为资产阶级的附庸,国际工人运动处于低潮。列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同第二国际机会主义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把马克思主义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列宁主义阶段,革命从低潮转入高潮,取得了十月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从1840年到1949年中国一百多年的历史,是一部受西方列强欺辱、奴役、压迫的历史。在这期间,先进的中国人历经千辛万苦,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而屡遭失败。自从马克思列宁主义传入中国以后,共产党成立了,中国的面貌才起了变化。当然,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有过陈独秀的右倾投降主义,也有过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列主义普遍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解决了中国革命的道路和其他一系列问题。到延安整风,全党学习马列主义,总结实践经验,毛泽东思想达到成熟并全面展开,成为全党的指导思想。从此,中国革命就势如破竹,不断走向胜利。正是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我们党领导中国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开展了大规模的经济建设。
   
     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邓小平同志倡导和支持批判"两个凡是"的错误,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重申和确立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开创了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保证了建设和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现在回过头来看,再联系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生的变化,更加证明邓小平同志为党做出了历史性的贡献。在纠正毛泽东同志晚年所犯错误的同时,邓小平同志充分肯定了毛泽东同志的伟大功绩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十一届六中全会前,在关于起草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决议的谈话中,邓小平同志反复强调要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同志和毛泽东思想。如果当时动摇一下,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情况。邓小平同志把毛泽东思想充分肯定下来,对于我们的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对于我们国家的稳定和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邓小平同志提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是了不起的贡献。由于有了正确的路线,才保证了我们建设和改革的顺利进行。如果没有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所确定的正确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我们就不能取得今天这样的巨大成就。
   
     从历史的简要回顾中,可以看出,马克思主义理论具有巨大的威力,是指引我们胜利前进的强大思想武器。
   
     当前,我们面临着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和繁重艰巨的国内任务。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更加重视学习马克思主义,宣传马克思主义,应用马克思主义。
   
     国内外敌对势力正在政治、思想、文化、经济等广泛的领域加紧对我国进行和平演变,进行渗透和颠覆活动。思想文化领域的斗争更为突出。敌对势力企图首先使我们在精神上解除武装,进而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前几年,"一手硬,一手软",削弱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宣传,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一些人攻击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丑化党的历史,导致极大的思想混乱。他们大造反革命舆论,成为1989年春夏之交的动乱和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的一个重要原因。陈云同志说,经济搞不好,会翻船;宣传出问题,也会翻船。为了识别和挫败国内外敌对势力和平演变的图谋,在人民思想上筑起抵御和平演变的"钢铁长城",最重要的,是要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
   
     必须坚持不懈地开展反腐败斗争。我们党从总体上来说是好的,腐败现象只是在少数党员身上存在,但也决不可轻视。因为它损害党的威信,破坏党群关系,反过来又成为国内外敌对势力进攻我们的口实。所以,反对腐败是非常重要的。十三届四中全会以后,中央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已经和正在收到良好的效果。今后还要进一步采取措施,狠抓下去。延安整风时,毛泽东同志要大家读郭沫若写的《甲申三百年祭》。现在有些人贪污腐化,行贿受贿,完全违背了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完全离开了共产党员的标准。贪污腐化,行贿受贿,必然为敌对势力推行和平演变战略打开缺口。他们正是想用这个办法搞垮我们的。"物必自腐而后虫生"。"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我们是执政党,己不正焉能正人?你一天到晚教育别人,你自己怎么样?我们必须记取中国的古训"身教重于言教"。在改革开放的条件下,发生腐败现象的可能性增加了,但只要我们坚决抵制,就完全可以把它缩小到最低程度。反腐败问题不解决,我们党就很难立于不败之地。做组织工作、人事工作的同志,要注意一个问题,现在对组织部门、人事部门的腐蚀,主要是在用人问题上下手。我听到有这方面的议论。组织、人事部门的同志,要十分警惕呀!毛泽东同志在《为人民服务》中就讲,"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在用人问题上,我们一定要按党的原则办事。
   
     我们国内的建设和改革的任务是很繁重的。我们面临大量开创性的、前人没有提出或前人没有涉足的课题,面临大量错综复杂的矛盾。广大的人民群众每天都在创造新事物、新经验。这就要求我们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指导,深入实际进行理论的探索、概括和创造。
   
     理论来源于实践。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践中,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把我们的综合国力搞上去。社会主义最终要战胜资本主义,归根到底要创造出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率。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重大课题。怎么才能把经济搞上去?我看最重要的是,充分发挥我们的政治优势。邓小平同志说得非常正确:"光靠物质条件,我们的革命和建设都不可能胜利。过去我们党无论怎样弱小,无论遇到什么困难,一直有强大的战斗力,因为我们有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信念。有了共同的理想,也就有了铁的纪律。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这都是我们的真正优势。这个真理,有些同志已经不那么清楚了。"
   
     刚才汇报中说,有的同志不太愿意做思想政治工作。这个问题很值得我们注意。我们是历史唯物主义者,承认生产力在社会发展中的最终决定作用。但是,我们又是辩证唯物主义者,充分肯定精神对物质、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政治对经济的强大的反作用。这两个方面我们都要认识到。把生产力最终起决定作用的原理庸俗化,轻视、贬低甚至否认精神、社会意识、生产关系、上层建筑、政治的反作用,不是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在实践上是极为有害的。越是经济建设和日常事务繁忙的时候,越要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越要关心政治,关心人的思想和精神状态,绝不能见物不见人,甚至在日益复杂的斗争中迷失方向。我们一定要牢记邓小平同志的告诫:"在工作重心转到经济建设以后,全党要研究如何适应新的条件,加强党的思想工作,防止埋头经济工作、忽视思想工作的倾向。"一年多来,我们曾经多次强调过,越是改革开放,越要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只有思想政治工作加强了,才能够促进改革开放的健康发展。
   
     还有两个和这有关的问题需要从理论上说清楚。
   
     第一个问题,关于生产力中人的因素和物的因素的关系问题。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劳动者是生产力中最活跃最革命的因素。工具在生产力中是重要的,但无论工具怎样复杂,都要由人来制造和运用。有人提出,现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由于科技进步,生产发展较快,似乎人的作用不大了。其实,这种发展还是靠掌握了先进科学技术、操纵先进设备的人来实现的。海湾战争以后有这样一种看法,好像武器的作用大得不得了。对此,我们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我在军队讲过,通过海湾战争,我们要更加看到科学技术和现代武器装备的重要,我们一定要重视科学技术,特别是重视电子技术的发展。现在,科学技术在生产力发展中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了,正如邓小平同志所指出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我们要充分发挥科技人员的作用,尽可能地为他们发挥作用创造较好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同时重视对于新的人才的培养。我们既要看到武器的作用,更要看到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仍然是人,而不是武器。我们要在干部和群众中加强马克思主义战争观、马克思主义科技观的教育。还有人提出,是不是先退回到资本主义,把生产力发展一下,然后再来搞社会主义。其实,这样的思想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早就出现过。但是我们必须看到资本主义发达国家所以发达,都有一个资本原始积累的阶段,这里面不知榨取了多少劳动人民的血汗。就是现在,资本主义发达国家与许多不发达国家商品交换也是不等价的,据有关资料报道,每年差价在一千亿美元以上。中国如果从社会主义倒退,只能成为国际垄断资本的附庸,国家的主权和民族的独立都要丧失掉。在中国搞资本主义行不通,不可能使生产力大发展。这是历史证明了的结论。而且必须看到,过去搞资本主义行不通,现在更行不通。在我们党和人民政权领导下,走社会主义道路,能够更快地发展生产力,这也是历史证明了的。对于这些问题,我们的理论界应该把它说得比较透一点。
   
     第二个问题,改革开放,必然有资本主义腐朽思想乘隙而入。认为要抵制资本主义腐朽思想涌进,就不要改革开放,是不对的。要改革开放,就可能受到资本主义腐朽思想的影响。我们如果能真正按照邓小平同志讲的解决好"一手硬,一手软"的问题,就会把这种影响限制在最低限度。不能把二者对立起来。坚持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同时坚决抵制资本主义腐朽思想的侵蚀,这是统一的。只有这样,才能把经济搞上去,大大提高生产力,充分显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目前,我们的经济工作和其他工作,都还有不少困难,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又处于低潮。这对我们来说,既是压力,也是动力。关键是我们的精神状态要振奋,要坚定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信念,切切实实地提高全党特别是高级干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首先把我们自己的事情办好。历史经验反复证明,低潮孕育着高潮。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历史来看,低潮,将预示着马克思主义的新发展,预示着社会主义事业的新胜利。在11亿人口的中国,我们坚守住了社会主义阵地,把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搞好了,就是我们的贡献。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