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中国梦,铸医学魂——2014年苗苗班学习体会

2014-09-19

来源: 
 撰稿:2012级预防医学 毛璐宁

     

     我很荣幸能与其他优秀的同学一同进入苗苗班学习,虽然苗苗班的学习只有仅仅三天,但这短短的时间里,却让我收获了许多。
     从如何加强自身修养,促进全面发展,争做社会主义事业的可靠接班人,到大学与大爱、撰写人生简历、学习王振义院士的先进事迹,对我而言最大的收获是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也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更懂得了什么是人生。本次苗苗班的学习,让我从迷茫中看见了前方的光辉,在物欲横流的复杂社会中坚定了目标,找回了自我,第一次真正认真考虑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在前进的途中,我们会遭遇一个个问题,就像今天的我所见到的。这些问题,并不一定有现成的答案,就像今天我所困惑的。一个让国人甚至人类更健康的梦想,一个立志于悬壶济世的灵魂是一位医者的随身之宝,我们借此立身。医学生眼中不能只看到病毒,而看不到作为病毒载体的人的存在,看不到人的生存和发展所依托的社会和自然。医学生的脑海里,不应只容纳医学知识。我们需要一个更大的眼光,来实现心中的中国梦、医学魂。
     作为一名青年学生,我们只有树立好积极健康的人生观,才能对人生的目的有更深刻的理解,才能以正确的态度对待人生、对待生活,始终对祖国和人民具有高度责任感,不为私心所扰,不为名利所累,不为物欲所惑。祖国的富强、民族的繁荣,需要每一个社会成员尽其才、奋其志。把简单的事做好就不简单,把平凡的事做好就不平凡。作为一名学生党员,在我们伟大的党领导中华民族迎接着巨大的挑战,担负着历史重任的时刻,更有一种匹夫有责的使命感。这些也恰恰是这个时代要求我们必须肩负的责任。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不断地选择中前进的。我们现在的每一阶段的生活状态,我们的每一个小小进步,都是由于在多年前的某一选择而产生的结果。不管我们是有意的,还是无意识地,我们一直在进行着各个层次的选择。对于我来说,选择医学并不是一个意外,从小在新疆医科大学的院子里长大,爷爷奶奶是医学院的老师,母亲也是医生。这种耳濡目染的医学经历对我的影响很大,所以从小就有一个医学梦,希望可以像母亲一样治病救人,救死扶伤;像爷爷奶奶那样传播医学知识。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医学专业。“上医治未病之病,中医治将病之病,下医治已病之病。”带着这样的梦想,我踏入了梦寐以求医学的殿堂,成为一名预防医学专业的学生。
     记得刚入学的时候,周围很多同学吐槽这个专业多没用,赚不了大钱等等,不像临床医生,看完病人搞科研,每天都在体现价值,还有那么丰厚的薪水。当然,我也开始考虑价值的问题。什么是价值?爱因斯坦说:“一个人的价值,应当看他贡献什么,而不应当看他取得什么。”
     我在医院做志愿者时,遇见了许多病人,他们与糖尿病、乙肝斗争了十几年,花了很多钱还是治不好病,常常都会因为饮食或者生活上一点点的不注意住院,他们和他们的家人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心酸和无助。从医很多年的老专家对此依旧无能为力。那样的经历让我触动很大,虽然说现代医学发展的很快,疗效也很突出,但是弊端也逐渐显露了出来。医学界的主要矛盾也随着时代的不同被赋予不同的内容。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我国民众生活方式发生很大变化,健康问题变得更为复杂。尤其需要关注的是,传染性疾病的死亡率下降,而肿瘤、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死亡率却以惊人的速度在上升。据统计,我国现有2亿多高血压病人、9000多万糖尿病病人。每年有200万人死于心脑血管疾病、190万人死于恶性肿瘤,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已成为我国居民的主要死因。面对这些,即使是多么著名的医生也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们能做的无非也就是为病人减轻一点痛苦,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而这恰恰是预防医学所追求的价值。无论是非典还是H1N1以及最近的H7N9都不断证明,坚持预防为主,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健康策略。公共卫生服务是一种成本低、效果好的服务,但又是一种社会效益回报周期相对较长的服务。
     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吴凡主任在公共卫生导论课上说的一句话让我感触颇深。她说,很多人会觉得疾控没什么用,疾控的人没什么工作做,但是很多人不明白预防的目的是不让疫情发生,恰恰是因为没有发生,所以才不被看见、不被了解。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像春蚕、像蜡烛,无怨无悔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来守护着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为我国卫生事业的发展默默地奉献。 我想,作为公共卫生人一定要心系百姓,服务于民,锐意进取,不懈奋斗,不畏艰难,甘于奉献,当好人民的健康卫士。我们不像军人那样轰轰烈烈地浴血奋战,但我们也有战场,是那没有硝烟的战场;我们也有敌人,是那穷凶疾恶的疾病。疾风知劲草,危难见忠诚。公卫人会在锻炼中成熟,在斗争中奋进。
     当然,还有一些问题不完全属医学范畴却也同样重要,重要到成为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的瓶颈。不可靠的基础科学研究结果混淆视听,其中一些甚至发表在一流杂志上;看病难,看病贵,在今天的中国,因为资源不平等尤甚;医患矛盾仍在继续。患者将健康和性命托给医生,希望以较低廉的费用,得到较实惠的服务。但期望与收效却不一定成正比,缺乏沟通、申诉维权渠道不畅又加深误解;医务工作者也有吐不尽的苦水。如今大型医院医生门诊接待量都在40人以上,在这种长期超负荷运转的情况下,再要求医生多一些人文关怀和亲情服务,或许有些苛责。医务工作者的个人收入与其所负担的风险并不成比例,一定程度上导致个别医务人员寻求不正常的、甚至是违规的途径来提高医院及个人的收益……
     中国一直在追求变革,这种变革是以建立社会公平为前提的理想为出发点和结果。近30年中国以经济增长即GDP为目标。我们以现代的姿态参与世界并让世界看到了我们的崛起。可是同时,我们在丢弃什么?未来我们还需要什么?我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无论是医疗改革,还是人们观念的革新,都需要我们的不懈努力。面对大家对新一轮医改推行的质疑,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中国的医疗能力将在这种不断的改革中进步,人民健康水平也将不断得到提高。不过,医疗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就如人们对健康长寿的追求是永无休止一样,它是一个不断探索持续推进的过程。
     有一种选择叫无悔,有一种信念叫坚定,有一种精神叫奉献。正如,医学院的奚静学姐在毕业典礼上所说的:“面对选择,我无数次反问自己:如果医学生选择名利,谁会选择生命?如果医学生选择光鲜,谁会选择奉献?如果医学生都选择妥协,还有谁会选择坚守?”
医乃仁术,大医精诚,多少白衣天使在努力践行着这些信仰,他们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日日夜夜,奔波在一个个病房里。他们怀揣着不平凡的信念用心做着平凡的事。还有那些乡村医生们,他们扎根乡村,纵使条件再艰苦,他们也要为乡亲们带去健康的福音。
     医者精诚。作为医学生,永远不要忘了“健康所系,性命相托”的誓言和梦想。医学这条路,纵使有诸多困难,但相信只要我们坚守着那份情怀,这条神圣的医学之路,我们必会越走越远,越走越坚定!

 

 

 
 
进入编辑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