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的需求就是我努力的方向”——记瑞金医院皮肤科主任郑捷

2016-10-26

来源: 
 撰稿:

     

上海市教卫工作党委系统“优秀共产党员·医德标兵”

瑞金医院皮肤科主任、主任医师、教授  郑捷(右二)

 

       郑捷现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皮肤科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主任委员、“中华皮肤科杂志”副主编、British Journal of Dermatology编委。在与无数疑难皮肤病打交道的30年里,郑捷总是很“固执”:他坚持尽可能少用有副作用的药物,坚持不为了追求短期的“疗效”而让患者的全身健康面临威胁,并坚持保留那些因收费低廉而正在逐渐消失的皮肤病治疗项目。他的话总是很实在:“患者的需求,就是我努力的方向。”在他担任科主任的十余年间,将一个原本较落后的科室建设成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培育)”。近年来,郑捷先后荣获上海市卫生和计生工作先进个人、上海市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优秀带教老师”等称号。

 

“就是要看那些有难度的病”

       现在的瑞金医院皮肤科是业界公认的复杂、难治、危重皮肤病的治疗与研究中心,许多创新的临床治疗方法和治疗理念都由瑞金皮肤科提出。身为科主任的郑捷多年前就给科里定下了规矩:“就是要看那些有难度的病。”在郑捷的带领下,瑞金医院皮肤科团队在银屑病等炎症性皮肤病、皮肤淋巴瘤等肿瘤性皮肤病、天疱疮等自身免疫病以及胫前粘液性水肿等难治性皮肤病领域取得了众多成果,患者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 30年来,郑捷始终不渝研究自身免疫病与炎症性疾病,其中最关注的就是如何治疗这些危及患者生命的疾病,减少并发症,提高生存率。为了在适当时机、应用适当剂量糖皮质激素及免疫抑制剂,尽量让患者少吃药、少打针,郑捷和他的团队围绕最难把握的无肌病性皮肌炎、天疱疮、类天疱疮和系统性红斑狼疮这四个疾病,逐步建立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病情评价和预后判断的实验室指标,以求既提高患者治愈率,更提高生存率。郑捷始终坚持尽可能少用糖皮质激素来治疗自身免疫病,他的想法很简单:“我们不能让患者的皮肤好了,身体却坏了;医生不能只看到病,眼睛里还要有人。”

       天疱疮、类天疱疮等的死亡率超过20%,死亡原因为长期、大剂量系统使用糖皮质激素。郑捷在2000年提出“以尽可能少的糖皮质激素治疗天疱疮”,10余年来无一例患者死于原发病,未有一例患者发生严重感染,在2013年获得上海市“医疗新技术”证书。皮肤T细胞淋巴瘤的早期表现各异,诊断困难,而当诊断明确时往往已进入晚期。90年代初,郑捷在国内首先提出以“非化疗方法”治疗皮肤T细胞淋巴瘤,受到多方非议,他被不少同行戏称为“老中医”。多年的实践证明,通过化疗治疗的存活率远远低于在瑞金皮肤科接受非化疗治疗的病人。如今,同行内所有的反对声已烟消云散,很少有人再会将“化疗”作为治疗皮肤T细胞淋巴瘤的首选方案。

       多年来,郑捷教授对自己对团队的要求从未改变,就是要:“挑战专业领域的高峰,看别人看不了的病。”曾有一位东北小伙,持续发热、腹泻1年多,浑身长出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结节和肿块,原本帅气的外形变得令人毛骨悚然、避之不及。他辗转长春、北京、首尔,得到的结论却是无药可救,在绝望之际他找到郑捷教授。之前的诊断被推翻,郑教授诊断这是一种罕见的、特殊类型真菌感染。经过精心治疗,小伙康复痊愈!

       郑捷教导他的学生,不要轻易给生命下“绝症诊断书”,尽最大可能为患者寻找生的希望。3年前,一个温州女孩被诊断为恶性“皮肤T细胞淋巴瘤”,在国内外著名医院接受了6次化疗,虚弱不堪。而郑捷教授分析诊断,这是一种病毒相关的淋巴细胞增生病,他果断建议终止化疗,改为免疫支持疗法。女孩的情况果真一天天好起来。郑捷教授改变的不仅仅是一纸诊断,而是这个花季女孩的命运,是她整个家庭的希望!

 

转化医学的成功典范

       银屑病,就是老百姓俗称的牛皮癣,病程长、易复发,是一个受到全世界关注的、严重影响患者健康的复杂、难治性疾病。瑞金医院的基础研究和临床实践结果显示了对银屑病治疗与预防的有效性,受到国际医学界的认同。2011年,他在国际上首次提出银屑病发生的关键性致病性细胞因子来源于真皮层的gdT细胞,而不是外周血和骨髓,为他长期倡导的“针对皮肤治疗银屑病”的方法找到了理论依据,减少了激素的盲目使用,提出了预防银屑病复发和减轻复发程度的可能性与途径。相关论文发表于Immunity,被Nature Reviews Immunology称为“2011年天然免疫的重大发现”,入选“中国科学年鉴”。

       “不能让患者以完美的皮肤,提前走完人生旅程。”这是郑捷常说的话。从临床上感到银屑病治疗困难,到实验室寻找方法,在银屑病的研究和治疗过程中,郑捷团队不但主动完成了临床发现问题-科研寻找方法-临床应用的转化环路,发现“亚油酸-神经酰胺保湿剂”这一转化成果,并且重视将科研成果造福社会,联手上海家化经过12年的临床验证和不断改进,研制出方便使用的“亚油酸-神经酰胺保湿剂”,其商品名为“玉泽皮肤屏障修护身体乳”。副主任医师李霞在郑捷的指导下,用10年时间进行“亚油酸-神经酰胺保湿剂在寻常型银屑病中辅助治疗和预防复发的疗效观察:随机对照研究”。结果显示,58%的银屑病患者在长期使用“亚油酸-神经酰胺保湿剂”后,对预防复发和减轻复发程度有显著效果。

 

“患者的需求就是我努力的方向”

       “顽固难治”是皮肤病的特点。郑捷并不满足于在国际上发表论文、获得奖项。他更关注通过连续举办国家级“复杂、难治性皮肤病”、“大疱性皮肤病”、“皮肤护理”等继续教育学习班和“基层大讲堂”的方式将创新性的皮肤病治疗方法在国内普及和推广应用,以惠及更多的患者。他还独创性地开设了国内首个皮肤科“医护联合门诊”,教会患者与家属如何长期居家自我治疗。

       郑捷始终坚持不为名,不为利,所有一切只为患者。那些收费低廉、经济效益差,而患者需要的治疗,他坚持保留;那些正在“消失”的传统治疗项目,他坚持“打捞”。在这里,久治不愈的普秃、全秃、酒渣鼻患者得以痊愈,胼胝、传染性软疣患者得以康复。为方便服务病人,皮肤科还不断开发新的治疗产品。在上海市科技促进会和教育基金会的课题资助下,研制了大功率UVA1治疗仪,在国内首次对结节性痒疹、局限性硬皮病,在国际首次对胫前黏液性水肿等目前难以治疗的疾病采用大功率UVA1照射治疗,取得显著疗效。此外,根据炎症性皮肤病易于复发的特点,开发出“玉泽特润保湿乳”,用于冬季瘙痒症、鱼鳞病的治疗和特应性皮炎、银屑病的治疗、辅助治疗与预防复发,经1000余例的临床验证,无一例不良反应。

       郑捷是名医、是学者,更是名师。他不遗余力地为青年人才搭建平台,凭借他的国际影响力,他把全科80%以上的医生、技术员送往国外名校学习和进修。在他的大力培养下,学科骨干开设各亚专业的专病门诊,一批有学术影响力的中青年医生在国际舞台上脱颖而出。

       从医执教34年,郑捷的一言一行润物细无声地感染着周围每一个人,这位深受同行敬重、患者信赖、学生爱戴的名医大家始终坚守着最初的医学誓言。

 

 

 
 
进入编辑状态